文章图片标题

挖虫草的故事

分类:虫草美文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0 热度: 23,152 ℃

阳光虫草

挖虫草的故事

挖虫草的故事

山上的村落

今年还是和往年一样,在挖虫草季节里,木尔宗人几乎倾巢而出,白天,村子里静悄悄的,难见一两个人影。每年4月初,几个村上百名的村民就住进了海拔在4200多米的虫草棚子里,每天早出晚归,在荒草丛中,积雪下面寻找寸余长的虫草,到了6月初,他们才转移到更远的后山。

这是神英村、木尔多村、泽斯波村,以及部分板灯龙和斯米村人的棚子。十余间石砌的棚子散落在长满了橡树的日阿得沟里,仿佛某个吉普赛人的部落。“棚子部落”里有三、四家小卖部,销售香烟、方便面、泡泡糖、杂糖、洒琪玛、花生糖、奶粉,罐头、豆瓣甚至板鸭。这些东西都是从山下背上来的,价格却和山下一样。听说另外两条沟里还有这样的“棚子部落”,这些“棚子部落”都是在近两年建成的。

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40多岁的旦真到旁边整修新棚子。一家4口人加上五六个亲戚,小小的棚子已容不下那么多的人了,旦真便在旧棚子的旁边新修了一间。门框和窗框都是从山下用牛驮上来的,所以尺寸比山下的小一半。

新修的棚子和旧棚子一样,一面靠着山坡,另三面是一人多高的由石头砌成的石墙。现在工程已近尾声。“要是老挑在就好了。”旦真说,“我俩联手要不到两天就可以修完”。因为怕耽误了挖虫草的时间,旦真只得利用雨天来修棚子。他的侄儿做完作业。也过来帮姑父捡小石块。三面的石墙砌完后,旦真准备铺屋顶。山上的泥土里沙子多,粘性不强,必须在泥土层的下面铺上一张大大的塑料布,这样才可以防止雨水渗进屋子里。但让旦真意料不到的是,今年一条通往腾古村的机耕道蜿蜒盘旋到了离棚子不到500米的地方,人们可以骑着摩托自由的上山下山,没多少人住棚子了。

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挖虫草的人们不得不迅速从山上下撤,不到5点钟,所有的人都回到了棚子里。最初的雨点变成了碗豆大的雪粒,一个小时后,漫山遍野便白茫茫一片了。

雪停了,太阳照亮了对面的群山。几年前,这里只有一座棚子,是一家牧民冬牧时的临时住房,后来随着虫草价格的不断攀升,山上的棚子日渐增多,曾经的毛毛小路也被人们踩成了大路,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座小小的村落。

尽管已是4月下旬。但气温很快就降到了零度以下,只要在外面站上十来分钟,就感到阵阵寒气让人忍不住的打颤。

旦真的妻子麦朵措的表妹也来帮着做晚饭,她和其它女孩一样,平时在外面打工,虫草季节时便辞掉工作回到家里挖虫草。尽管挖到的虫草不多,也很辛苦,但收入比打工多一两倍。

夜幕降下来,棚子里点起了蜡烛。人影在四周的墙上不停的摇晃。我们在烛光里吃饭、喝酒、聊天。10点15分,我们打开被盖卷准备睡觉,麦朵措出去收拾第二天的柴禾,进来时说其它棚子里的人都睡了,今晚我们是睡得最晚的一家。在这里,九十点钟就感觉已是深夜了,而在城市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虫草之魅

挖虫草是一件非常辛苦的劳作,把虫草从土里挖出来并不困难,但要找到它们犹如大海捞针。

虫草是一种菌虫结合体,它包括蝠蛾昆虫的虫体(冬虫夏草菌的寄主)和冬虫夏草菌的子座。生活在土壤里的蝠蛾幼虫,一般在夏季和秋季感染上冬虫夏草菌,到了冬季形成僵虫,第二年春夏时分,冬虫夏草菌开始生长,子座从虫体头部伸出地面,这就是所谓的“夏草”。

“夏草”刚出土时,只有一两厘米高,色呈棕褐色,人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不起眼的、状如枯草的东西从草丛里找出来。在挖虫草时,很多人或蹲或侧卧在近60°的山坡上,脸贴着地面,一点一点的挪动着身子找虫草。饿了,就着山风吃一两口硬梆梆的烧馍;渴了,喝几口冰冷刺骨的茶水;累了,斜靠在草地上打几秒钟的盹,一天下来,便会两眼干涩,头昏脑胀,大腿,膝盖和臀部火辣辣的疼。如此艰辛的劳作,即便有的人已挂了十多天的空档,但第二天仍然会一如既往的出现在虫草山上。

虫草是青藏高原特有的物种,但在宽广的高原上,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有虫草,也并不是有虫草的地方虫草都一样大小。就像和木尔宗仅一山之隔的另一面山坡上,所产的虫草比木尔宗的小;而在木尔宗产虫草的小小区域内,也只有在海拔4300米以上才有虫草,而且大小都有变化。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是不是与地形、气候、植被和土壤有关?它到底受制于哪些因素?至今还是个谜。

多年积累的经验,让旦真知道该往哪走。“这是我以前的自留地。”他指着刺柏后面的一块草坪,“每年我都可以在自留地里挖到几十根虫草,有一次我不小心把自留地告诉给了其它人,结果现在在我的自留地里一根也挖不到了。”

像旦真这样的老药夫子都有自己的“自留地”。上山后,他们都会尽可能的避开其他人到“自留地”里挖“私房草”。一般的“药夫子”则遵循着一条最简单的道理:今年挖到虫草的地方,明年还可以挖到。另外在不同地方的虫草该什么季节挖也很讲究。木尔宗前山草一般在6月前,六月后就得带上帐蓬转移到后山了。前山草叫头草,价格最好:后山草叫化苗草,价格几乎比头草便宜一半。

价高人多草少

早晨7点过,外面就响起了从山下上来的人经过棚子的脚步声,八点钟不到,麦朵措的嫂子也到了棚子里。她每天傍晚回家给孩子喂奶,第二天6点多钟起床上山。需要步行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棚子,然后在棚子里凑合着吃点东西就开始上山挖虫草。像她这样每天必须回家的人约占三分之一多一点。照顾老人,做家务是他们必须回家的主要原因。他们每天在海拔2600米到4500米之间上下奔忙,是所有挖虫草的人中最辛苦的一群。

吃完早饭,我们走出棚子。外面像刚揭开的锅,山上到处都是蓬勃升腾的雾气,雾气中人影婆娑,仔细一看,都是围巾蒙面,厚衣裹身。

挖虫草的人从一个点出发,向三、四个方向散去。我跟着东北方的那群人上山,他们要上的那座山叫特儿溪。麦朵措对我说:“我们还要向上爬一百多米,翻过山梁到山坡的另一面去,也许那里的雪化完了,虫草好找一点。”

“最多的一天可以挖多少根?”我问她。

“十一、二根。”

“其它的呢?”

“两、三根,三、四根。”

“推光头的有多少?”

她想了想说,“有时候多有时候少,说不清楚。”

雪地上有许多条不易看清的小路,横卧在极陡的山坡上,沿着这些小路就可以到达特儿溪山的南坡,和稍远的玛日阿棚子。

不出所料,特儿溪山南坡的积雪已融化了一大半。人们纷纷俯下身子寻找虫草。十分钟过去了,丝毫不见虫草的踪影。半个小时过去了,人群中一片平静,仍然没有人找到虫草。

天气忽阴忽晴,风忽刮忽停,一个小时后,我感到身上越来越冷,双手也冻得僵硬。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有几个人朝一个方向围过去。“一定是找到虫草了。”我 想。果然,一位穿灰色大衣的妇女找到了今天的第一根虫草。

“虫草越来越少了。”旦真说,“以前我每天最少也要挖十多根,现在超不过五根,而且还挂了三天的空档。”山上的人把整天一根都没有挖到虫草称挂空档。“现在是价高人多草少。”他说。据旦真回忆,大概十年前,他的一位亲戚一天挖了800多根虫草。

“没有了虫草怎么办?”我问他。

他摇摇头说:“不晓得哦,贝母、羌活、大黄、木香这些药材又不多,真正没有虫草了,也许又只有到外地去给人砌石墙挣钱了。”

旦真在山下经营着一家小卖部,每年虫草季节,全家人就把东西背到山上,一边挖虫草,一边卖东西。这是一道双保险。像旦真这样在山上一边挖虫草一边开小买部的还有两、三家。

木尔宗是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县的一个行政乡,5个村一千多人,地处高半山。在虫草成为该乡主要经济来源之前,木尔宗人就靠挖羌和、木香等药材或外出砌石墙来维持家里的生活。虫草价格上涨后,木尔宗人的收入也成倍增长,家家户户都买了小四轮拖拉机。也许上天对穷了大半辈子的木尔宗人宠爱有加,长在木尔宗山上的虫草块头特别大,刁草2000根左右就有一公斤,统草2600至2800根就有一公斤,而且价格昂贵,刁草市场价1市斤约五至六万元,几乎与黄金差不多。

但是现在,木尔宗人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虫革一年比一年少了。

虫草,亟待保护的特有物种

木尔宗只是阿坝州乃至中国整个虫草产区的一个缩影。越来越高的价格和越来越难找的虫草让虫草产区陷入了恶性循环,保护资源和发家致富使村民和当地政府面临着左右为难的尴尬和矛盾。

全世界只有青藏高原才能够孕育虫草这样的名贵药材。冬虫夏草菌不仅对生存环境有相当苛刻的要求,而且还要有适合的寄主为它提供充足的养分。据有关资料介绍,寄主以高山植物的地下根和茎为食,能在冻土中生活,具有惊人的耐寒性。尽管如此,在漫长的3到5年的生活周期中,生态环境的人为改变,或其他病虫害的侵袭都会影响到寄主的数量,从而影响到虫草的产量。

让人们停止对虫草的采挖是不可能的,解决的办法也许可以采取一些必要的限制手段,比如将五月底后定为虫草的禁挖期,因为那时候的虫草都是“化苗草”,虫体大部分已空,但虫草菌完全成熟。采挖价格低,药效不高的虫草,势必会影响冬虫夏草菌的繁殖,导致虫草数量日趋稀少。

相关知识:

虫草,也称冬虫夏草,是虫和草结合在一起长的一种奇特的东西。虫是草蝙蝠蛾的幼虫,草是一种虫草真菌。夏季,虫子将卵产在草叶上,随叶片落到地面。经过一个月左右孵化变成幼虫后,钻入潮湿松软的土层。幼虫受到孢子侵袭后钻向地面浅层,孢子在幼虫体内生长。经过一个冬天,到第二年春天来临,菌丝开始生长,到夏天时长出地面,长成一根小草,幼虫的躯壳与小草共同组成一个完整的“冬虫夏草”。

冬虫夏草均为野生,生长在海拔3000米至5000米雪线附近的草坡上。每年四月中下句,当冰山上的冬雪开始融化,草蝙蝠蛾的幼虫破土而出,在山上的腐殖质中爬行,待头向上爬至虫体直立时,寄生在虫头顶的菌孢开始生长,菌孢把虫体做为养料,生长迅速,虫体一般为四至五厘米,菌孢一天之内即可长至虫体的长度,这时的虫草称为“头草”,质量最好;第二天茵孢长至虫体的两倍左右,称为“二草”质量次之;三天以上的茵孢疯长,采之无用。主产地为四川、青海、贵州、云南,其中以四川产量最大。此外,西藏、甘肃等地亦产。

蛹虫草于2009年被批准成为新资源食品,提取成分被用于食药两用,未提取的草体目前仅见于用于食品及保健食品领域,其中的提取成分蛹虫草菌粉被用于药·品领域!
[1]蛹虫草在保健品领域的应用请见方解蛹虫草保健品 栏目中详细介绍目前蛹虫草在保健品领域的应用!
冬·虫·夏·草为藏药材,食用需要谨慎或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目前冬·虫·夏·草仅限用于药·品.
[1]冬·虫·夏·草在药·品领域的应用请见方解冬·虫·夏·草·药·品 栏目中详细介绍目前冬·虫·夏·草在药·品领域的应用!

挖虫草的故事end阳光虫草阳光虫草

上图广告位出租,一文一图45元,小图2000元大图2500元每月(一年起售),在已发及新发所有资讯文章中显示

欢迎企业及个人投稿,我们将择优在相关频道审核通过,让更多的人找到您!自从2016年初,冬·虫·夏·草被限定用于药·品,本站所有频道及栏目中提到的冬·虫·夏·草食疗方及美食方法,请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最常见的提问:虫草子实体、不老草、蛹虫草、北虫草、虫草花、北冬·虫·夏·草是一样的吗?答案:是一样的,是一种新型食品,通过提取发现其中有能增加免疫力的有效成分被用于保·健·品及药·品,其中对于治疗疾病蛹虫草菌粉被用于药·品领域,请不要反复询问谢谢!

>>>免费发布相同内容(审核慢要求文章质量高)

(签约会员独立帐号自行发布立即显示)1500元/月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信息发送即可为您呈现。

微信帐号没显示〉〉点击这里显示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产品内容即可加工成您自己的文章。

我要发布自己的微信链接 点击提交

赞 (0)

打赏作者打赏本站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5433.html

挖虫草的故事: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即刻显示)

滋补品报价


是否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