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虫草香美的味道

分类:虫草美文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1 热度: 37,535 ℃

阳光虫草

虫草香美的味道

虫草香美的味道

甜是毛根草,香是槐树花

春天来了,东风轻柔的脚步驱逐了冬日的荒芜,田间、山坡、河岸,所到之处全都笼上了一层粉绿的纱帐,春天终于眉眼鲜活地走到了面前。

孩子们的心被束缚了一个冬天,春风之下长了草一般躁动不已。不顾老人“春捂秋冻”的劝阻,甩掉棉衣棉裤,奔向田野,寻觅可以入口的东西。

折一截嫩柳条,用小刀齐整地切下小指长度的一段,仔细把中间的部分转出来,制作柳哨的过程是对儿童耐心最大的考验。

柳哨做好了,衔在嘴角,伴随着嘹亮的哨音,大家都冲到了田间。

毛根草只肯生在田间的坡处,平地里难见踪迹。到了秋冬,悠闲了的农民大爷来到地头,掏出火柴,燃起老烟袋,顺势把火柴丢到坡处,干枯的野草噼里啪啦地燃烧起来。剩余的灰烬中,毛根草低矮的身形显露出来,筷子一样坚硬地立在那里,个头矮小却又风格傲然。

到了春天,细嫩的绿芽从中抽出来,仿佛竹笋一般,我们找到一大片后,忙不迭地扑下身子,吸一口气,让指尖的力度足够均匀,才能保证把完整的嫩芽抽出来。抽出来后,先不急着吃,待到把周围的都采光了,大家盘腿坐在一起,剥开嫩芽青绿色的外衣,拎出里面絮状的纤维,塞进嘴巴里,青涩的甜味在齿间漫延开来。

毛根草对时令的要求极为严格,一场春雨过后,洁白细腻的纤维开始粗糙,中间点缀了星星点点的褐色颗粒,口感干涩,无法下咽。通常孩子们会抓住时机,一次吃个够,直到嘴巴里满是淡绿色的汁液。

至于那些蓬勃生长的野菜,只能吸引女人们的眼珠,孩子们是不屑一顾的,因为不能在采摘的同时入口,自然也就不会产生兴趣。

几场春雨过后,槐树枝头挂满了白色的花。梧桐树花期早于槐树,但是梧桐花不能吃。我们摘下紫色的花朵,放在手心里揉得没有了筋骨,捏住花蕊部分,对着里面吹气,鼓起来后把敞开的一侧也捏紧了,对着墙壁拍下去,发出清脆的爆炸声。梧桐花此起彼伏地开放,我们就有了足够的玩具。

槐树花的香甜胜于毛根草,尤其是花的紫色根部连同花蕊部分,甜丝丝的味道从舌尖直入肺腑。放学了,小伙伴们三五成群,猴子一样爬到树上,扯过一条盛开的树枝,撸下大把的花朵塞进嘴巴里。

填饱肚皮后,还不忘拖两条枝子回家。母亲们摘下花朵,洗净了,拌上面粉上屉笼蒸熟,既当菜又当饭,还打了牙祭。

那个时候我们没有尊重植物生命的概念,因为所有的生命都如此自然地生长着,儿童有限的破坏力不会阻碍它们枝繁叶茂的传种接代。

后来在书上学到,不经处理的槐树花有毒,不宜直接食用。但是我确信当初我们不曾出现一例中毒事件。

胜过烧鹅的是知了

夏天是蝉的世界,我们从自然界获得的食物中也增加了荤的色彩。

晚饭后,大人在街头摇扇纳凉,小伙伴溜出家门,来到小树林里。

寻找知了少不了的工具是手电筒,通常从家里偷到手电的孩子会获得本次活动的话语权。知了都是在晚上破土而出,慢慢向树上爬,爬到树上便可以蜕变为成虫。我们要做的就是阻止这个过程,让它们成为碗里的美味。

手电筒的光芒所到之处,几双眼睛迅速跟进,表情凝重,生怕惊了夜行的小生命。每发现一个,为了争取成为它最初的发现者和最后的拥有者,孩子们少不了要争吵一番,赌咒发誓甚至大打出手也时有发生,但是并不能阻止第二天牵着手继续合作。

逮了知了回家交给母亲,放在碗里用盐腌渍两天,放进油锅里烹一下,胜过烧鹅的味道。

金秋里的丰盛

暑假结束了,开学不过一个月的光景,秋假又到了,这是专属农村孩子的假期,因为要帮助父母忙秋。

虽是专事收获的季节,大人们却也不舍得使用孩子们稚嫩的臂膀,分派给我们的任务不过是捡拾遗落的粮食,保证颗粒归仓。

捡拾的过程中,顺手逮了蚂蚱,抽一条狗尾巴草,把蚂蚱从头背相连的部分穿过去,成为俘虏的蚂蚱们愤怒地吐出褐色的口水。逮了一长串后,收拢一堆豆秆,点燃了,把蚂蚱串埋在里面,一会儿就有香味飘起。从灰烬里扒拉出来,拽下脑袋,把躯体部分嚼着吃了,又是一番享受。

蚂蚱里面受到孩子们更多青睐的一种叫做“蹬大山”,一种叫做“双木角”,因为它们的个头足够大,吃起来更解馋一些。

蟋蟀虽然到处都是,因为不能吃,所以获得了大方行走田间的权利。

收割完豆子后,土地要重新翻刨为播种小麦做准备,对大人们来说是个体力活,对孩子们而言则是快乐的过程,因为会有无数的豆虫从土层里翻出来。

大人们挥汗抡头,孩子们拎着小桶亦步亦趋,捡拾新鲜出土来回扭动身体的豆虫。豆虫入了油锅,身体里的油脂砰砰作响,喷洒出来蛋花一样的物体,孩子们吃得满嘴流油。

当然这样太过鲜活的东西,很多女孩子是不敢入口的。

比较而言,酸枣算是高雅的吃食了,因为其外表具备了果实的特征。秋高气爽的下午,放学铃声响起,孩子们背起书包冲出教室,奔向村西的小山上去。见到一处果实累累的酸枣丛必然大叫一声:这一片我占下了,谁也不许过来!

那个时候语言就是权威,没有人去挑战;当然更因为大自然的慷慨给每个人平等拥有果实的机会,谁会在意资源被人先行占据呢?

摘酸枣的成就在于可以保证劳动的过程和享受同步,嘴巴和双手同时忙碌着。口袋满了,牙齿也累了,毕竟作为野生的果实没有饱满的果肉供我们享受,果核显然占据了半壁以上的江山。

待到太阳下山了,大家依依不舍地结伴归去。母亲煮熟饭后,安心地等待孩子,并没有因为孩子的晚归而焦躁和不安。那个时候家以外的领地足够安全,可以让父母对于孩子的动向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寒冬里的冰甜

忙碌的秋收结束了,随着一场浓于一场的秋霜降临,田间迎来了最为安静的时段。虫儿们把自己埋藏在温暖的黄土之下开始冬眠,草儿们在风中摇曳着生命最后的色彩,以便为了春季的峥嵘积蓄力量。

孩子们安静地坐在火炉边,不情愿地用农家最常见的炒花生对抗不甘冬眠的馋虫。听说院子里老水桶里的水结了厚冰,眼神重新变得活泼,在母亲的喝骂声中捞起厚冰,放在嘴里啃着,或者拿一根麦秆对着冰吹气钻孔。零下的温度进了胃里,不由得“咝咝”吸气,却也不肯放手,为了那若有若无的甜意。

那个年代,农村孩子的童年里连最普通的糖粒子都鲜见身影,但是田间、河岸、山林中的虫草们让我们的味觉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快乐以最稠的浓度在心间铺开。

蛹虫草于2009年被批准成为新资源食品,提取成分被用于食药两用,未提取的草体目前仅见于用于食品及保健食品领域,其中的提取成分蛹虫草菌粉被用于药·品领域!
[1]蛹虫草在保健品领域的应用请见方解蛹虫草保健品 栏目中详细介绍目前蛹虫草在保健品领域的应用!
冬·虫·夏·草为藏药材,食用需要谨慎或在医生的指导下服用,目前冬·虫·夏·草仅限用于药·品.
[1]冬·虫·夏·草在药·品领域的应用请见方解冬·虫·夏·草·药·品 栏目中详细介绍目前冬·虫·夏·草在药·品领域的应用!

虫草香美的味道end阳光虫草阳光虫草

上图广告位出租,一文一图45元,小图2000元大图2500元每月(一年起售),在已发及新发所有资讯文章中显示

欢迎企业及个人投稿,我们将择优在相关频道审核通过,让更多的人找到您!自从2016年初,冬·虫·夏·草被限定用于药·品,本站所有频道及栏目中提到的冬·虫·夏·草食疗方及美食方法,请在医生的指导下使用。
最常见的提问:虫草子实体、不老草、蛹虫草、北虫草、虫草花、北冬·虫·夏·草是一样的吗?答案:是一样的,是一种新型食品,通过提取发现其中有能增加免疫力的有效成分被用于保·健·品及药·品,其中对于治疗疾病蛹虫草菌粉被用于药·品领域,请不要反复询问谢谢!

>>>免费发布相同内容(审核慢要求文章质量高)

(签约会员独立帐号自行发布立即显示)1500元/月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信息发送即可为您呈现。

微信帐号没显示〉〉点击这里显示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产品内容即可加工成您自己的文章。

我要发布自己的微信链接 点击提交

赞 (0)

打赏作者打赏本站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5419.html


虫草香美的味道: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即刻显示)

滋补品报价


是否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