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冬虫夏草的回声

分类:虫草美文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1 热度: 21,571 ℃

阳光虫草

冬虫夏草的回声

冬虫夏草的回声

牛红丽,1975年生于河南确山,现在中医院护理部任职。2009年开始中短篇小说创作,曾在《山花》(a)《广西文学》《特区文学》等发表小说若干。主要作品有《寻骨记》《墙壁里的美人鱼》《黑白》《桃园》《铁轨上的村庄》等。

是谁最先发现冬虫夏草的,已经说不清了,可能是芒果,也可能是奶奶桂婆。桂婆带着芒果去后山剔小油菜,剔回来一只宝贝。她认定了那是冬虫夏草。可芒果却不服气,他查了电脑,冬虫夏草产于雪山草原,高寒地带。也就是说,豫南不可能有虫草。再说虫草是什么东西,那是“黄金草”,轻易能到手还叫“黄金草”么。

假的。芒果又说。

别抬杠,我伺候过地主婆,喝茶泡的就是它。桂婆说。

电脑上说……

起开啊,别跟我提电脑。桂婆马上翻了脸,她不信电脑,也不喜欢人家说电脑。芒果左一句电脑右一句百度的,上个月,竟然克扣家里的生活费,偷偷把电脑自己买下了。桂婆半分钟都没有耽搁,把芒果的罪状,连带挖着宝贝的好消息,一统报给了老海。

老海是芒果亲叔叔,也不信电脑,又在电话里添把火说,娘,十岁还尿床的小破孩,他的话能信么?

桂婆瞄一眼芒果说就是么,一直犟嘴,非说是假的。

娘,等我回来,我去买车票。

你叔坐子弹头,明儿就到家。桂婆说。

芒果把冬虫夏草托在手心,感觉轻飘飘的,分明就是一只虫子标本嘛。他吧嗒打开灯,又把两只放大镜叠一起看,咦,镜头底下的虫意儿赫然胀裂了哩,一条条褐色的皱褶闪着光,就像山沟沟。

拿过来,别弄坏了。桂婆说着话,伸过半只鸡蛋壳。

芒果不情愿地把虫草放进蛋壳说,再金贵也是假的。

老海真是坐子弹头回来的,说到就到,回来后俨然一副大家长做派,他说,不管虫草真假,都不能把话透出去,听见没?

芒果手里剥着荆条,看都不看他,说,谁不知道咱家有虫草啊,早在村里传遍了。

芒果一路甩着荆条,走出大门,走到南大地,手里的荆条剥得光溜溜的。南大地现在是白地,为了那瞎事,天目村的大人们简直疯了,地都顾不上种。芒果踢了一脚地埂,继续甩着白亮亮的荆条走到后山。

后山坡度不高,到处是劈裂的巨石,就像一枚枚不完整的天鹅蛋。这些“摔碎的天鹅蛋化石”顽固地阻碍着上山通道,所以才叫“锁虎山”。从白地里走失的那些庄稼人,此刻就在锁虎山劳作。他们挥舞着农具,拼命地刨啊挖啊,仿佛侍弄自个的命。村里人呼啦一下全涌到了后山,一时间巨石丛中榔头铁耙乱飞,俨然一场壮观的群众运动。这样的场景,除了电影里的工农兵时代,芒果还从没见过。

外村人也来了。

拖拉机队磕头虫一样一磕一磕磕到村外,远远熄了火,徒步绕过村子,直接准备上后山。村长曲十八早喊来了百十号妇女,组成护卫队,严格把守,凡外村带农具的,一律不准靠近。起初外村人没把这些花花绿绿的妇女当回事,好男不跟女斗,他们叭叭叭好说,想单凭嘴皮子把妇女们说活妥了。妇女们呢,互相一使眼色,蜂拥而上,锐利的指甲瞬间搭上了脸,挠得那些人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溃败。挠走一拨,再来一拨,锁虎山就是一堆臭狗屎,招来了数不尽的磕头虫。

连续多日的疯狂挖掘,锁虎山已经被糟蹋得皮开肉绽,植被剥落一空,除了扛不走的树,连“天鹅蛋”怪石都被雇来的大机器翻了个遍。他们恨不能挖心凿骨,掘出大山深藏的宝贝。你说冬虫夏草不是人参娃娃会跑,也不是土地爷爷会打洞,更不会跟人捉迷藏,还能躲着不出来?大人才不管这些,他们认定了挖得不够深找得不够细,每人手里拿了不止一种工具,仿若张牙舞爪的蜘蛛蟹。那锁虎山已经不是锁虎山了,是一张破败的脸。幸存的树就是一只只巨大的鱼刺,倒插在缩水的脸上。每扑过一群黑鸦,都要在刺上站一站,停一停,再撕开哑嗓,大叫着散去。那是一群没有找到肉屑的暴徒。它们的叫声震落树叶,搭在地上,搭成捉襟见肘的遮羞布,踩上去,沙沙作响。

可惜除了老海那根模子,再没人见着真品虫草。

小雪那天,老海拿宝贝从县城换回两条电热毯,一只火锅炉,还有一块暖手宝。说要不是有破口,还能再买盒好烟。崭新的东西羡煞了众人,他们围着老海摸摸这个扯扯那个,嘴里啧啧有声,只嫌自己没本事也挖上几棵。

这时候,除了芒果谁都没有去想一想,这虫草到底哪来的,锁虎山无论地理环境气候条件,还是土壤特征都不对,就连季节也不对。老中医也只是大着胆子猜测,说可能是商家路过此地,遗落的。

遗落,想当然嘛。医生说话都这么操气。遗落。难不成亿万年前地壳运动遗落的种子,今天也会发芽么?以芒果的意思,虫草变种跟气候有关,就像现在冬天不冷夏天不热一样,变异了。高寒地区的冬虫夏草,变异到豫南,扎根发芽,蓄谋一场灾难。

灾难?芒果挠挠头,就是灾难嘛。

挖山没挖出名堂,大人们接着在罐头瓶里注入了更大的野心。先是老海,接着村长小组长,东队西队,家家开始了虫草养殖。老海不知从哪听说虫草怕光,特意拿草帘子堵上所有的门窗砖缝。这让芒果很不痛快,操蛋,成山顶洞人了。

他们折腾了整整一个冬天。

就像人们忘记了播种一样,这年春节,老海家两房媳妇都没有回家。还有好些在外的年轻人,也同时忘记了回家过年。他们留下的房子新崭崭的,院子里杂草丛生,门框落满灰尘。邻居们帮忙贴上的春联,因为这些灰尘都不够挺括,耷拉着脑袋,像被过多想法压弯了腰,又像一年的愿望落了空。

春节过后,气温一路上升,草皮一坨坨饱满,柳枝泛出点点青绿,还有桔色的太阳,瓦蓝的天空,白得让人心颤的云。

这样的天气适合想念,想念一个人,一朵粪,或者碾盘上的一片儿阳光。在想念之中,芒果的棉衣一件件脱下来,脱得只剩下单褂,短得吊在胯骨上,像城里新流行的某种时尚。后来,薄褂也穿不住了,芒果套件红背心,尖尖的小骨头暴露无遗,像一只褪了毛的鸡。 桂婆纳罕地掰扯芒果的头,说这小孩,明明长了一岁,咋还恁小气?

芒果头撂枕上任掰扯,这会儿他还在梦里神游。他梦见自己站在旷野等车,旷野怎么会有公交呢,不知道,反正他就是等车,车不来,等得他尿急。难不成,活人能被尿憋死?芒果一转身,忽见不远处有片苞谷地,谁家真懒,苞谷杆都没砍。芒果喜出望外,冲过去一顿好尿。可惜还没提上裤子车喇叭就响了,他眼睁睁瞅着公交来了又走了。

芒果!

芒果!

谁在叫。

芒果挪屁股,咦哎,底下又湿了。桂婆还在摸索他的小肚子,嘴里说,这一躺下去,肋巴骨撅多高,肚子塌塌着。小人哎,饭都吃哪去了。芒果!芒果?她拍拍芒果的脸,你叔开拖斗进城卖虫草哩。起来,起来跟着耍!

耍,耍啥?我都多大了还耍!芒果拉过被单,呼啦蒙住头。

老海开车。西队的大琴领着女儿妞妞,加上芒果和曲十八,都在后边坐着。每人手里捧两只罐头瓶――两簇妖艳的红。虫草头部弯成蝌蚪,不安分地伸出瓶口,像一群游动的小蛇。就是这小虫儿,竟在天目村大闹了天宫。

这会儿,要是前边来个土坑,瓶瓶罐罐都摔了,他们会不会把开车的老海吃了?会不会爆发一场人类内讧?会不会有外星人趁机入侵,主宰地球……

芒果没来得及把“会不会”理出头绪,老天爷悄没声下起了小雾雨。

老海加快了速度。村长曲十八骂,二货,开慢点,小心摔瓶子。

雨雾很快变成了雨丝,雨丝又变成雨点,雨点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急,扑扑哒哒往下掉,砸下一地铜钱印。

曲十八下意识地弓起胳膊撑着衣襟,把虫草掩怀里,像一只护仔的母鸡。他说,停停停!雨停了再走。

大琴也学着样子架起膀子,命令女儿,头巾给我。

妞妞紧紧拽着花头巾说,头发淋湿长虱子。

死妮子,让妈用一会儿。回头卖了虫草,你要啥样的咱再买。

不,不……

一巴掌甩过去,妞妞哇的一声大哭,粉红的小脸立即肿起条索状的指痕。

大琴一边用花头巾包罐头,一边骂,哭丧么,啊,今儿要卖虫草,你在这儿嚎!芒果看见一绺扯下的头发,从大琴指缝里悄没声飘到地上,他又扭头看妞妞的脸,操蛋,这指印太像虫草了。

此时还没出锁虎山,在曲十八号召下,他们决定先找个山洞,避避雨。

锁虎山被挖得坑坑洼洼,加上村里人偷伐树木,植被尽失。阴雨连天,山道难行,稍不注意,就会摔跟头。芒果赤脚走在前面说,我知道哪有山洞。几个大人便护着满怀希望,跟他往前走。

事情如何发生的,芒果后来怎么都想不清楚,好像是他摔了一跤,碰着了村长?反正是,村长曲十八的罐头瓶突然间没了,手还是托塔李天王的架势,空着,眼睛爆得像红色乒乓球,嘴里连声喊虫草――虫草虫草!我哩虫草哎!那简直就是吼叫。山洞里盘旋着连绵不绝的回声,虫草――虫草――草!

芒果吓傻了,想跑,挪不动脚,像一只被粘住的纸人。

老海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拉着芒果迅速跑出洞口,双双滑倒在地。裹着泥沙石粒,溜出去好远,最后被一枚“天鹅蛋”挡住,顺势嵌进了蛋体开裂的缝隙。

外边的雨,下得简直劈头盖脸,老天爷披头散发,一只大手撕扯着乌云,闪电瞬间戳满了天空。酝酿多日的闷雷,终于炸响了,震得锁虎山瑟瑟发抖。

芒果抱住老海,老海也在发抖。操蛋,夏天了呀,雨还这么凉。他透过老海的臂弯,看见十几米之外的山坡,似乎在缓慢运动。携着巨石,连着老槐,如同电视里的慢镜头,持续推进。

推进,还在推进……

越来越快了。

芒果还没想明白发生什么事,乱石已如同怪兽扑面砸来!那老槐,真成了精。打雷引发的地震?这……

芒果再次被老海抓住,从石头缝里蹦出来。

哗!跳出去好远。芒果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看见老海双手紧捂膝盖,蜷缩在泥水里骂娘。他只顾护芒果,膝盖多次撞上“天鹅蛋”,流血了,指不定骨头什么样呢。

芒果鼻子一酸。

老海身子团成一疙瘩说,快,回去叫人!

芒果不听他的,爬起来,拖他的胳膊,拽不动。被老海一顿好骂。

老海的骂声越来越弱了。芒果强行解下他的腰带,一头拴着他,一头拴着自己。又用牙齿撕下 一条裤腿,把他的伤腿和好腿绑一块。老海不愿意解腰带。芒果不理,只强迫执行大脑的命令――他一定要把叔叔带回家。

当满身泥水的芒果,拖着几乎赤裸的老海进村时,震惊了所有的人。他们不得不重新打量这个尿床孩子。

桂婆捧起芒果冰凉的小手,芒果的指头都被腰带勒肿了。

小孩吓坏了。桂婆又把声音放低一些问,芒果,其他人哩?

桂婆的口气跟山洞里的回声一样可怕,震得芒果一哆嗦。

锁虎山又上来一批挖掘机,不过与上次不同,这次不是为了搬运石块找虫草,而是为找人。芒果壮着胆跟上山,没有山洞,更没有山洞入口。

泥石流,山体滑坡,包括虫草,都不该在豫南出现。不该出现的同时出现了,大人们疯了,地球也跟着疯了。芒果蹲下身,在地上划拉着,一道,一道,指甲很快塞满了泥巴。

仔细看,那是一道算式:

虫+艹=茧

冬虫夏草的回声end阳光虫草阳光虫草

上图广告位出租,一文一图45元,小图2000元大图2500元每月(一年起售),在已发及新发所有资讯文章中显示

欢迎企业及个人投稿,我们将择优在相关频道审核通过,让更多的人找到您!

>>>免费发布相同内容(审核慢要求文章质量高)

(签约会员独立帐号自行发布立即显示)1500元/月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信息发送即可为您呈现。

微信帐号没显示〉〉点击这里显示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产品内容即可加工成您自己的文章。

我要发布自己的微信链接 点击提交

赞 (0)

打赏作者打赏本站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4750.html

冬虫夏草的回声: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即刻显示)

滋补品报价


是否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