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民警全程保障村民虫草交易(温暖的记忆)

分类:虫草时讯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0 热度: 2,057 ℃

阳光虫草
阳光虫草广告位阳光虫广告位阳光虫广告位阳光虫广告位阳光虫广告位

图为乌玛塘乡派出所教导员周继艺(左一)与民警旦嘎为虫草商人办理登记手续。

  5月23日中午,一场冰雹不期而至。雨过天晴,《法制日报》记者来到西藏自治区当雄县乌玛塘乡派出所。

  穿过依次写着7位民警姓名与联系方式的铁栅栏门,空旷的院子里满是青草。紧邻院子的青藏公路上,不时有汽车呼啸而过。通往二层办公楼的水泥路面,早已被风吹雨蚀得裂痕斑斑。

  乌玛塘乡派出所教导员周继艺告诉记者,现在正值虫草采挖季,所里的6名民警都到采挖点维持秩序了,他一个人留守,接待办事群众。当天,他接待3个办理户籍业务、1个办理政审业务、1个办理加油业务的群众。

  据介绍,成立于2009年的乌玛塘乡派出所,辖区面积1760平方公里,有群众8909人。由于人烟稀少,平常接处警并不多,所接报警多为打架、家庭矛盾调解、求助等,去年至今仅发生过两起治安案件。

  值班室、办证室、调解室、接警室、信息采集室,乌玛塘乡派出所各类办公场所一应俱全。周继艺说:“相比以前只有一间办公室、一张办公桌,现在的条件好太多了。新办公楼2014年交付使用,硬件条件完全可以满足规范化办公的需要。”

  乌玛塘乡当下最大的事情就是挖虫草,周继艺白天在所里值班,下了班要到郝如村虫草交易市场巡逻。

  19时,周继艺下班了,简单扒了几口饭,便带领记者一起赶往郝如村虫草交易市场。

  从郝如村村委会后面的土坡下去,能够直穿到交易市场。然而,周继艺却带记者走了一条大路。他说:“我要顺路检查一下有没有市场外面交易的牧民,在市场外交易不在管控范围,很容易发生村民被坑、被骗的情况。”

  郝如村虫草交易市场与记者印象中的市场大相径庭。村民们三五一群,或坐或站,没有高声叫卖,只有低声还价和围观村民不时发出的笑声。

  早已在市场巡逻的民警旦嘎看到周继艺后迎了上来,旦嘎说:“今天新来了几个收虫草的老板,得给他们登记一下。”

  周继艺立即与旦嘎一起拿来文件夹,坐在台阶上工作起来。据介绍,来这里收购虫草必须经过登记,取得经营虫草资格证,而且需要签订保证公平交易责任书。

  记者看到,村民大多把裹得严严实实的虫草藏在胸前,收虫草的老板要验货时,才慢慢掏出来,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层层包裹的塑料袋,将虫草递给老板。

  买卖双方都不愿意率先开口定价时,其中一人便把手伸进另一人宽大的袖子中掰起手指,直到满意为止。

  周继艺说,这种交易方式是村民最朴素的交易习惯,不但缓解了公开叫价对方不认可带来的尴尬,也使得交易价格只有二人知道。

  每当这时,民警就在旁边默默看着。交易即将达成时,周继艺和旦嘎会凑近一点,了解大概情况,但绝对不会干涉交易。

  周继艺说:“虫草是村民最重要的收入,稍微出现交易不公平,就会影响他们一年的生活。”

  63岁的甘肃人李绪生,已经第5年来乌玛塘乡收购虫草了。他说:“我从事虫草生意十几年,刚开始会遇到村民因价格谈不拢强买强卖的情形,大打出手的情况也有;如今交易的时候公安民警就在跟前,不规范现象不复存在了。”

  一位前来卖虫草的村民告诉记者说:“警察是我们最信任的人,有警察在,我们卖虫草更放心了。”

  21时左右,天色暗下来,院内的村民陆续离场,周继艺与旦嘎也各自回家。

  周继艺的宿舍就是派出所以前的办公室,勉强能放下单人床、沙发、电脑桌等几件简单的家具。简易书桌上放着毛笔和字帖。

  “高原生活非常寂寞,下班后我大多数时候练练字。”周继艺说,由于担心这里海拔太高家人受不了,来这里工作5年了,他一次也没让家人来过。

  周继艺告诉记者,每次休年假回家的时候,他都迫不及待,想早点见到亲人;每次休假结束要上班时,他同样迫不及待,因为这里有他牵挂的牧区群众。

  22时30分,记者离开周继艺的宿舍时,他又换上警服,开始当晚最后一次巡逻。

>>>发布同类信息在总站1500元30条/月-点击支付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信息发送即可为您呈现。
赞 (0)

打赏一下作者让TA继续努力打赏本站让我们做的更好



阳光虫草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2017/05/28/053031.html

民警全程保障村民虫草交易(温暖的记忆):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即刻显示)

所有产品统一报价地址


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