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蝉花虫草:深山竹林能否走出虫草新贵

分类:各地虫草, 蝉花虫草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0 点击: 2,533 次

阳光虫草

蝉花虫草:深山竹林能否走出虫草新贵

赖原龙查看蝉花种植基地有没有白蚁入侵。

赖原龙查看蝉花种植基地有没有白蚁入侵。

82岁的徐开明展示刚刚从竹林挖回来的蝉花。

82岁的徐开明展示刚刚从竹林挖回来的蝉花。

赖原龙调试太阳能诱蝉灯。

赖原龙调试太阳能诱蝉灯。

本期助村要推介的是蝉花。所谓蝉花,有一个形象的说法是“知了上长蘑菇”。竹蝉的幼虫钻入泥土后,在羽化之前遭遇菌类感染。菌类源源不断吸收虫体营养,并滋生菌丝体,最终竹蝉被完全侵占。

每年端午前后竹蝉复鸣时,便是蝉花破土而出的季节。蝉花多分布于长江以南的深山竹林中,被认为是比冬虫夏草更古老的虫草。

长期以来,蝉花多处于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状态。但在漳州龙海市程溪镇一带的乡村,自古就有挖蝉花作炖汤好料的传统。近两三年,蝉花的价值逐渐被认知,民间也兴起了一阵蝉花热。

人工挖掘蝉花背后的生态隐忧,让漳州农人看到了市场潜力。他们正与本土虫草领域的专家,探索蝉花人工栽培之道。但漫长的栽培周期以及欠明朗的市场前景,让其产业化之路进展缓慢。与此同时,科研力量正在发现蝉花的更多药用价值,进行深度开发,寄希望蝉花成为虫草新贵。

竹林里的蝉花热

初秋,清晨7时许,82岁的徐开明就带着柴刀上山寻找蝉花。

“一般长在竹林背阴处,露出地面两三厘米,顶端有白色的花。”徐开明说,今年从端午节前半个月,他就开始到后山的这片竹林挖掘蝉花。最多的时候,半天能挖到三四十只。眼下蝉花产季已过,但徐开明偶尔还是能带回几只战利品。

徐开明是程溪镇粗坑村的村民。这个偏远的山区村竹林资源丰富,竹蝉数量众多。不少村民做起了与蝉有关的生意。挖蝉花、捡蝉蛹,卖给镇上的饭馆。今年61岁的徐文记曾写下几句直白的打油诗:“蝉花煮肉吃清凉,蝉花多吃身体强。”

“小时候,父辈就上山挖蝉花,带回家炖汤,有安神、明目、降火的功效。”徐开明说,程溪挖食蝉花历史悠久,当地地方志称其为本地的名贵特产。2014年,程溪蝉花成功注册国家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蝉花真正为人所知,是最近三四年的事情。“江浙、福建一带出现了一股蝉花热,不少收购商到村里持币待购。”粗坑村党支部支委徐勇忠说,“蝉花价格连年看涨,今年的收购价升到了每只4元,品相好的能卖到5元。粗坑村的竹林里出现了一帮‘蝉花客’,多的时候,上百个村民同时在挖蝉花。”

事实上,蝉花市场的红火不仅源自草根力量,医疗研究领域也乐见其成。陈以平是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的肾病专家,擅长以冬虫夏草治疗肾病。但冬虫草水涨船高的价格让病患难以承受。上个世纪90年代,陈以平便开始寻找替代品。蝉花进入了她的视野。经过研究,陈以平发现蝉花与冬虫夏草不仅生长机制相似,药理也相通,对延缓肾衰竭有显著疗效,因此开始了用蝉花治疗肾病的探索。

野生蝉花资源也有限,难以替代冬虫夏草。过度挖掘野生蝉花,还埋下了生态隐忧。“蝉从若虫到成虫,最长需要在地下蛰伏13年。挖掘蝉花的过程,很可能伤害竹蝉幼虫,破坏蝉与菌类间的生态平衡,蝉花资源将进一步萎缩。”徐文记说,这两年当地的野生蝉花数量已大不如前。

另一方面,市场上的野生蝉花质量难以把控。野外不少有毒虫草与蝉花形态相近,农民通常难以分辨。近年来,误食中毒的事件屡屡见诸报端,便源自于此。

人工栽培蝉花或能解决上述问题。福建本土虫草研究者,以及有志于发展蝉花产业助村脱贫的新农人,已开始了这样的探索。

初探人工栽培技术

赖原龙是南靖县南坑镇北坑村村主任。与粗坑村一样,北坑也是一个山区村,竹林资源得天独厚。前年,在寻找扶贫项目时,赖原龙决定利用天然竹林发展特色林下种植。彼时,蝉花市场初见端倪,嗅到商机的赖原龙,开辟了30亩林下培育试验基地,决心仿野生环境人工培育蝉花。

为赖原龙提供技术支持的,是福建农林大学种子科学与工程系高级实验师张绪章。5年前,他在三明永安第一次见到了蝉花,便开始了人工栽培蝉花的探索。

“仿野生环境人工栽培蝉花,要点在于提高竹蝉幼虫与蝉拟青霉菌的感染率。”张绪章表示,为了提高感染率,菌源与虫源是关键。因此,他首先对野生蝉花进行人工菌种分离,制作了母菌;为增加虫源,他利用竹蝉的趋光特性,在竹林中架设太阳能诱虫灯。

“竹蝉被集中到竹林中进行繁殖,大量竹蝉幼虫钻入播撒了菌种的泥土中,菌蝉得以有效结合,蝉花的产量自然提高。”张绪章说,他的研究成果“一种利用竹林培育蝉花的方法”已成功申请了发明专利,在福州进行小范围实践并获得成功。

有了技术后盾,赖原龙开始实践。在当地农业部门的支持下,他投资20多万元,购置太阳能诱虫灯、制作菌包、修筑林间道路。“第一年要进行播菌,将锯末与枯叶混合成的基质撒在林下,再播下母菌,加盖一层薄薄的覆土与塑料薄膜,此后菌丝便会逐渐生长蔓延,最终覆盖整个竹林,未来10年都无需再播菌。”赖原龙说,竹林出没的白蚁是菌体天敌,日常管护中要尤其注意防护,同时要保持竹林生态条件,切忌使用除草剂。

按照张绪章的估计,每亩竹林每年可产蝉花5—10公斤,每公斤市价3000元以上,单亩年收益将超过1.5万元。在这片基地里,赖原龙共投放了2000多包菌包,单包成本约7.5元。

但赖原龙并未马上看到效益。今年夏天,他从基地里采收到的蝉花不足1公斤。周期过长,正是这套技术的一块短板。“蝉的生长周期漫长,加上感染具有随机性,若竹林里蝉的数量本身就有限,那么至少要3年才能看到成效。”赖原龙说,他也想过通过人工养蝉解决虫源问题,让感染过程以及产量更为可控,但目前国内人工养蝉市场几乎为空白。

过长的周期导致的结果是,农民引种积极性不高,当地蝉花产业化进展缓慢。考虑到效益,赖原龙同时在竹林下引种了生长周期较短的竹荪和灵芝,以平衡收益。

如何提高蝉花价值

实际上,蝉花人工培育技术,省外也有很大突破。原浙江省科学院亚热带作物研究所研究员陈祝安,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开始进行蝉花人工培养研究。目前,他的团队已成功实现了蝉花工厂化栽培。他们用煮熟的小麦代替野生竹蝉,让菌种从小麦基质上获取所需蛋白质。在这套方案下,蝉花的生长周期被缩短至不到一个月。但其药理是否与野生蝉花一致,还需要进一步试验论证。

无独有偶,2014年,台湾大叶大学也成功试验出,利用五谷杂粮人工栽培蝉花技术。

在业内人士看来,蝉花工厂化培育的技术突破,有助于缩短蝉花生长周期,保证产品品质可控,也将避免对野生资源过度挖掘带来的生态危机。但赖原龙则担心,当前公众对蝉花的认知依然有限,蝉花市场的大热,源自物以稀为贵。如果实现规模化生产,产业出路在哪儿呢?

张绪章认为,在保健与药用方面的深度开发,将是大势所趋。“日韩等国家已经开始蝉花应用,用于研发食品、营养品,甚至作为化妆品原料。”他说,反观国内,关于蝉花的研究与应用依然薄弱,仅有江浙一带的科研机构有所涉猎,“国内对虫草领域的研究相当有限,真正为人所熟知的只有冬虫夏草、蝉花与蛹虫草几种,政策理应在该领域进行倾斜与扶持”。

正在等待来年蝉花丰收的赖原龙,则期盼蝉花市场能够尽早建规立制,并出台产品标准体系。“市面上已经出现了失范苗头,不少人利用类似蝉花的品种混淆视听,还有人通过添加类似淀粉的物质掺假销售。”他说。

>>>购买本文链接只需500元永久有效-点击支付

广告位广告位广告位广告位广告位

微信帐号没显示〉〉点击这里显示 微信搜索公众号“阳光虫草”,我们为您准备更多您想要的产品内容,请在关注后在对话框输入您想了解的产品内容即可加工成您自己的文章。

我要发布自己的微信链接 点击提交

高质量的投稿附自己的店铺地址可以获得读者的打赏,快来用你的文字和声音来折服我们吧〉〉投稿本站
赞 (2)
打赏一下作者让TA继续努力打赏本站让我们做的更好


阳光虫草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cnsun.cc/2016/09/24/191203.html?/cnsuncc/

蝉花虫草:深山竹林能否走出虫草新贵: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评论(即刻显示)

所有产品统一报价地址


私密

虫草达人秀

阳光虫草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