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蝉花虫草研究者柴一秋

分类:虫草人物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1 热度: 3,055 ℃

阳光虫草

说到虫草,人们首先想到的是来自青藏高原的冬虫夏草。它在医疗保健上的显著作用有目共睹,但是高昂的价格,却让普通百姓难以承受。这一点,柴一秋看在眼里。在几百种虫草中,为何就不能有老百姓可以接受,让老百姓受益的虫草呢,经过潜心研究人们从200多种虫草中,不断发现不断探究。

也许你会将它看成是又一个小长假的开始。但有一群人,更多地以国际劳动节来看待。就在五一前夕,我市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工人先锋号、省工人先锋号、省劳动模范及省模范集体等获奖者和代表赴杭接受表彰。他们职业不同,个性不同,却都在平凡岗位上作出了突出的业绩。今天,我们来说说其中一位省劳动模范——浙江省亚热带作物研究所虫生真菌研究室主任柴一秋。

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她也是从小就怕各种小虫子,但命运却偏偏将她和昆虫绑在了一起,从一开始的抗拒,到后来的全身心投入,她甘之如饴、乐此不疲……

跟大多数女孩子一样,柴一秋从小就害怕各种小虫子。当接到南京农业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她甚至吓得当场哭了,就因为填了“服从分配”,她被调剂到了农业昆虫专业。她说:“一个女孩子天天要跟虫子接触,想想能不害怕吗?”

但是,谁也料不到,就是这么一个当初想到昆虫就会吓哭的女孩,后来干的就是天天跟虫子打交道的活,而且一干就是25年。

她被入学通知书吓哭

柴一秋1966年出生在温州一个普通的职工家庭,兄弟姐妹四人,她是家中老大。在鹿城区新村小学读书时,父母的用心栽培使聪慧机敏的她从小就能文能武。

无意中听同学讲起上山练武的经历,好奇之下便央求着父母带她上松台山拜师习武。早她入门的同学新鲜劲儿一过就放弃了,而她凭着一股韧劲,积年累月、酷暑寒冬练成了太极剑、梅花剑、紫霞剑……

13岁的柴一秋顺利考上了温州中学初中部,学习上最让她头疼的是作文课,看着同学拿着作文题,“唰唰唰”一气呵成,而她总是要痛苦地“挤牙膏”,差距感让她好一阵失落。妈妈告诉她,有问题要学会解决,不要轻易放弃。她便坚持着每天抄写上海的《文汇报》,词汇量的聚沙成塔,遣词造句的耳濡目染使她的作文水平一日千里,考入温州中学高中部后,她的作文还多次被印成范文传阅。说起这事,柴一秋深有感触,“任何事,只要坚持付出了,就会有所得。”

高考后的那个夏天,她接到南京农业大学的通知书。“我一直希望能学医,结果上了农业昆虫专业,当时还真是憋了一肚子气。”而从医的舅舅的一句话使她很快就释然了,“普通的医生是给人看病,而你学的专业是给植物看病,只要用心学,同样会成为优秀的医生。”

背着被褥、凉席,挎着宝剑坐轮船去读大学。动物学、植物学、解剖学,户外捕捉昆虫,采集标本……这个专业的辛苦不言而喻,不过在学习中她发现原来昆虫的世界是那么有趣,那么让人欲罢不能。她说:“其实很多昆虫并不难看,像蝴蝶、金龟子等,做成标本更漂亮。”

25年的“虫花”情缘

1989年大学毕业,作为重点高校的毕业生有较多的工作选择,但柴一秋最后选择了浙江省亚热带作物研究所。

柴一秋进入亚作所后,师从虫生真菌应用研究专家陈祝安教授,开始从事蝉花菌株分离、培养及生物学特性研究。何为蝉花?简而言之就是虫草,7年一轮回才能开出的南方“冬虫夏草”。

在研究上不知餍足的她,确定了深入蝉花虫草的食药用研究方向,主攻蝉花功效成分研究、开发产品。为了走在科研前沿,她通过在职学习取得硕士、博士学位,还长期在国内外高端大学和研究院所访问研究。

做实验到凌晨一二点是常事。一次在上海药物所做实验,柴一秋不知道门禁时间,被锁在实验大楼,索性就在里头做实验到天亮。在美国康奈尔大学做访问研究时,她常常通宵做实验,一次被早来的研究实验的团队负责人发现,被要求签订实验安全协议。

做研究需要这么分秒必争吗?柴一秋微笑道:“生物实验不像其他实验可以先放一放,它有诸多限制,必须尽快完成。”

“我希望我的科研不仅仅是‘纸上谈兵’,而是真的有用。”经过多年努力,柴一秋的研究在食用、药用、生物技术多个领域可谓硕果累累。蝉花虫草人工培养的成功使它可以进入寻常百姓家。将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深入研究蝉花开发技术,是柴一秋永不停歇的追寻。

“我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做研究就像破案一样有线索有谜团,让人充满了好奇和欲望去解答。”柴一秋说,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再从自己实验过程中发现的蛛丝马迹里理出头绪,是一个痛并快乐的过程。

她做研究不喜欢循规蹈矩,喜欢有挑战性的项目。但往往这类项目总是困难重重,她的工作室曾于2008年提出一个研究项目,原计划是2012年完成,最终是在2013年12月通过成果鉴定。鉴定委员会认为,总体达国际先进水平,这是相当不易的成绩。

 喜欢美食逛街看韩剧

遇到瓶颈和难关的时候,柴一秋的团队就发挥“阿Q精神”,“中世纪的人做实验得出新结论那都是以生命为代价,我们现在的研究环境好太多了。”也正是这种乐观和坚持带着他们迈过一道又一道的坎。

相较于印象中的科研工作者的严肃和内敛,多才多艺的柴一秋有丰富的生活乐趣和激情。若是偷得半日闲,她喜欢美食,看韩剧、逛街。

她还有个特别的收藏雅趣,就是收集石头。柴一秋指着摆放在家里的石头一一介绍:“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是‘奔驰的男子’,还有‘沧海桑田此心不渝’、‘血色郁金香’。”这些都是她出差时在山涧溪流中捡的,看着这些石头发呆,给它们取名的过程是很愉悦的。“研究是件很累人的事,如果再不找点有意思的事,生活岂不是太无趣了!”

 最遗憾不能多陪儿子

柴一秋的儿子现在美国波斯顿一所大学读数学。说起儿子,她坦言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因为一心放在研究上,与家人总是聚少离多,也没能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儿子成长。孩子几乎是由她的父母及丈夫的父母一手带大。

她曾看到儿子小学写的一篇作文,让她至今难忘。作文题是《我最思念的人》,里面写到:“我最思念的人是我的妈妈,可能很多人会好奇,妈妈不是应该经常在身边照顾着自己的孩子吗,为什么会思念妈妈呢?因为我的妈妈经常忙工作,我常常见不到她……”说到这里,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小时候,儿子比较内向,被同学欺负了也不说,后来老师找到我,我才知道的。”没有给予儿子贴心的关怀和母爱是柴一秋一直以来的遗憾。

不过她很欣慰,儿子聪慧争气,凭自己努力考上了优秀的大学。对于家庭,她认为是有所亏欠的,但这也是很多从事研究工作者的无奈。这条路可能很艰辛,却有意义,她希望有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到农业科研一线,因为农业是根本,农业生物技术产业更是强劲的朝阳产业,农业的发展需要新鲜的力量。

赞 (0)

打赏作者打赏本站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2016/08/17/053406.html

蝉花虫草研究者柴一秋:目前有1 条留言

  1. 该评论为私密评论

    2018-10-08 上午8:13 [回复]

发表评论

滋补品报价


是否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