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浙江省金华永康市东塔路冬虫夏草专卖店老板胡春霞

分类:虫草人物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1 热度: 3,069 ℃

阳光虫草

浙江省金华永康市东塔路冬虫夏草专卖店老板胡春霞

浙江省金华市虫草人

胡春霞,永康市东塔路一家冬虫夏草专卖店老板,今年52岁。20多年来,她年年都要进藏区收购虫草。

每年五六月,藏区积雪融化,正是冬虫夏草收获的季节。虫草一开挖,胡春霞就会远赴西藏那曲收购,今年也不例外。

“盼着天快点亮,因为这样可以少受一些夜晚刺骨的寒冷;盼着天慢些黑,因为这样可以多挖一些虫草用来贴补家用……”这是挖虫草藏民的心声。

“冬天是虫,夏天是草,冬虫夏草是个宝。”说到冬虫夏草,人们立刻想到它的名贵与药用价值,却不知要挖出一根完整的虫草需要付出怎样的心力,而有多少藏民就是靠着挖虫草的收入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计。

每年进藏两三次,跟着藏民一起上山挖虫草,一起筛选、晾晒虫草,喜欢摄影的胡春霞常常用镜头记录挖草人的日常生活,记录她在藏区看到的美好自然与人文景观,记录下她心中的感动、悲悯和对藏地美景的热爱。

挖草人的生活极为枯燥

5月底,胡春霞从杭州出发,经过转机飞到青海西宁。在出发之前,她已经喝了半个月的“红景天”水,这是她的进藏秘笈。这么多年来,每次要去藏区,她都会提前服用,以防高原反应。然而,到达西藏那曲之后,她还是多多少少会感觉头晕、恶心、呼吸困难。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休息两天后,6月2日一大早,胡春霞和当地的几名员工前往西藏那曲比如县。那曲地区比如县、巴青县和索县是该区冬虫夏草的主产区,这3大产区的冬虫夏草,尤以比如县最负盛名。

每年到挖虫草的季节,牧民的声势都很浩大。在山下,她们看到了上百顶整齐划一的白色帐篷,每顶帐篷上都有编码。

胡春霞说,当地的“挖草人”没有正儿八经的帐篷,他们只是用家里盖塑料大棚的塑料膜搭建一个简易的帐篷。为抵御寒风,帐篷往往搭建得十分矮小,而且入口极小,人需要弯着腰才能进去。挖草人的生活极为枯燥,在这高海拔的深山里几乎没有任何娱乐项目。没有电源,不要说是手机充电,就连夜晚的照明也成问题。即使手机有电,也没有信号。

雪山上一日可经历四季

到达比如县后,要先办一个虫草收购证,有了这个才能跟随当地村民上山。拉巴平措是比如县良曲乡贡桑寺寺管会书记,也是良曲乡然塘村冬虫夏草采集点的主要负责人,胡春霞一行刚想上山就碰了壁,拉巴平措告诉他们,这个时间上山不一定能遇到‘挖草人’,而且这座山很大,他也担心不是专业‘挖草人’贸然上山体力很难坚持。经过再三要求,他们最终还是上了山。

在那曲,冬虫夏草生长的区域多靠近雪线附近,平均海拔近5000米。5月,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进入夏季,可在这里,挖草人说6月的天是娃娃脸,山里的天气要么太阳毒辣,晒得人后背发烫,脸与嘴巴几乎爆皮;要么寒风大作,瞬间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下来,叫人躲闪不及;要么小雨纷纷,一会竟纷纷扬扬地飘起雪花。6月,挖草人一会单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汗衫,一会又穿着辨不清颜色的羽绒服,这里的气候可谓一日四季。

上山之前,挖草人除了带干粮,还要带上安乃近(一种止疼药),因为越往高处越容易缺氧,头痛得厉害就需要它来帮忙。

抬眼望去,偌大的山上没有半个人影。“刚开始一行人还有说有笑,没过多久,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胡春霞说,队伍里的一个姑娘因为棉大衣太过厚重,开始脱,但没过多久,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刮起了大风,紧接着又飘起了大雪,只得把刚刚脱下来的棉大衣穿上。

就这样,一路上她们休息了4次,途中,在拉巴平措的描述下,她们一行人睁大眼睛弯腰寻找,祈祷能找到一根虫草。不过这都是枉然,不一会儿他们就腰酸背痛,只好望草地而兴叹。“在那里,看似两座山紧紧相连,走起来却是远在天边。”在雪停融化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后,她们终于和几个挖虫草的牧民碰面了。

挖虫草,一爬就是一整天

刚遇见他们,其中一位叫扎西江措的牧民就发现了虫草。胡春霞回忆说,当时她紧张得像个小孩子,连忙拿出相机拍下了还在土里的虫草———露出地面的部分,与其他的草混杂在一块,极难辨认,只有贴近地面,才能看清。

“你看,露出地面的部分叫做菌柄,比周围的杂草颜色要深一些。”胡春霞指着当时拍回来的照片介绍说,“这个季节的虫草品质是最好的,因为露出地面部分的菌柄很短,不足1厘米,等到后期,这个菌柄会变得很长,到那个时候,虫体就会变得很短,而且里面也空了。”

很快,扎西江措又发现了一根虫草,可是一起挖的还有几位牧民,他们一直在努力寻找,都没有找到。后来,扎西江措向他们示范了最标准的挖虫草姿势,只见他以半卧的姿势侧躺在地面上,左手肘放在地面上撑起身子,右手则拿着挖虫草的工具,随时准备开挖。就在跟大伙儿示范的时候,他又发现了一根,他轻声向大家通报,像生怕惊动虫草似的。他拿起手中的小锄头,轻轻一挥插进离虫草很近的土中,再利用杠杆原理用力一撬,土壤就随锄头铁嘴翘起的地方翻起,这时虫草就脱离了地面。刚挖出的虫草还裹着一层湿湿的泥土,他们就连泥土一起装进随身携带着的塑料袋里或者干脆直接装进衣服兜里。

“因为虫草颜色比周围的草要深一些,而且是圆柱形的,逆着光,最容易发现。”胡春霞说,这么多年来,她跟挖草人接触久了,也积累了一些经验。

挖虫草是一件极为考验视力的活。在黄绿参差的草甸里,虫草只露出一寸左右棕色的小尾巴隐藏在草地或者雪地当中。为了能更好更快地找到虫草,挖草人几乎是整个人爬在草甸上一寸寸向前匍匐。这样一爬便是一整天,饿了便从包里寻出干粮垫几口,渴了喝的全都是早已凉透的茯茶水。遇上水没带够的时候,也有人会抓两把雪凑合。直到夜幕降临,他们才会三三两两相伴回家。

当地学校给学生放“虫草假”

下山途中,挖虫草的牧民越来越多,热情又健谈的他们纷纷展示当天的收获。其中还有很多小孩,别看他们年纪小,有的已经有好几年挖虫草的经验了,有的是今年才第一次上山。胡春霞说,在高海拔的地方,小朋友走起路来都有点艰难,不过依然不愿意错过挖虫草的季节。

每到虫草季,当地的小学和中学都会给学生放“虫草假”,眼神好、身体好的青少年是挖虫草大军中的主力。他们挖到一根虫草就能换100元钱,运气好的时候一天能挖到好几根。运气差的时候,连着几天也不能挖到一根。

下山的路很陡,可对于牧民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因为不用再弯腰仔细寻找虫草,所以下山时大伙儿有说有笑。尽管天空还飘着雪,但大家很快就回到了采集点临时的“家”中。

牧民扎西的朋友刚好去别的地方挖虫草,就把这间屋子借给扎西一家住。“在那里,我们品尝了当地有名的‘露域芳香’茶。”胡春霞说,稍作休息后,扎西和妻子开始准备将当天挖来的20多根虫草刷干净。原以为刷虫草是项细致活,需要拿小刷子小心翼翼地刷,可是没想到扎西的妻子拿出了一个体型较大的刷子,刷面宽度和虫草长度刚好吻合,将虫草横着放上去,然后来回滚几下,虫草身上裹的泥土很快就被刷得一干二净了。刷干净的虫草露出金黄色,肥肥的身体上还有黑色的细小的绒毛。

胡春霞告诉记者,市场一般可见的虫草为深黄色,但是从泥土中探出“头”的虫草却带着泥土的黑色。牧民把新鲜的虫草采挖回家,都要把虫草身上的泥刷净,还要经过晒干、筛选分类等程序,然后坐等商人上门收购,到最后,才能出现在门店里。

7月初,胡春霞结束了那曲收购虫草之旅,回到了永康。她说,一到7月,山上就会绿草茵茵,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再寻找到只露出短短一寸尾巴的虫草,也标志着这一季的挖草大战结束。在这近两个月里,挖草人每天都是匍匐在草甸上度过的。

随着虫草深加工技艺的发展,虫草的销路越来越大,但很少有人知道挖草人每日的艰辛。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盼着天快点亮,因为这样可以少受一些夜晚刺骨的寒冷;盼着天慢些黑,因为这样可以多挖一些虫草用来贴补家用……

今年的虫草季结束了,藏民的奔波劳累也暂停了,但这些挖草人的心里又在憧憬着下一个虫草季的到来———也许,明年会有更好的收益……

如果您也是虫草人,又会讲述自己的故事,不妨投稿本站,让更多的人知道你!微信QQ邮箱投稿均可!

赞 (0)

打赏作者打赏本站

阳光虫草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2016/07/13/213412.html

浙江省金华永康市东塔路冬虫夏草专卖店老板胡春霞:目前有1 条留言

  1. 该评论为私密评论

    2018-08-04 上午5:08 [回复]

发表评论(即刻显示)

滋补品报价


是否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