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图片标题

市场真真假假 公众心理恐慌 冬虫夏草之惑何解?

分类:虫草时讯 作者:阳光虫草 评论:1 热度: 2,061 ℃

阳光虫草

小小一根冬虫夏草,却引发了巨大的争议。近段时间,网络上不断掀起追捧或打压浪潮,一边是不可思议地声称“1根鲜冬虫夏草功效相当于3—7根干冬虫夏草的功效”“冬虫夏草吃法的进化”;另一边却是对冬虫夏草强烈的不信任甚至是诋毁。夸大宣传和质疑诋毁两大阵营不断交锋,火药味浓烈,令公众对传统冬虫夏草的独有品质和药用价值感到困惑,甚至产生了心理恐慌。为解开冬虫夏草之惑,记者专访了长期从事微生物药物工程研究以及承担了“十一五”“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计划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发展重大项目和重点专项的权威专家、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保健食品分会理事长刘昕教授。

  如何看待冬虫夏草的功能性和安全性?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保健食品分会理事长刘昕表示,由于冬虫夏草独特广泛的药理功效,近20年其价格疯涨,2015年顶级冬虫夏草价格更是飙升到每公斤20万至38万元。受巨大利益驱使,每年采挖冬虫夏草的季节,蔚为壮观的采挖大军遍布高寒草甸已成为一景,贩卖冬虫夏草的大小老板更是如满天星斗般遍布全国各地,被戏称为“虫草疯子”的虫草研发团队的创意或点子如雨后春笋。

刘昕强调,由于冬虫夏草活性成分迄今并无定论,《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规定冬虫夏草中腺苷含量不得少于0.01%,但腺苷在真菌类产品或食用菌均有较高含量,许多商家趁机浑水摸鱼,使市场上冬虫夏草真假难辨,发酵虫草菌粉的菌丝体工业发酵产品质量良莠不齐。对于近来媒体关注的冬虫夏草重金属砷含量超标问题,刘昕表示,事实上,日常生活食物中的砷无处不在,冬虫夏草中砷的存在形式主要以有机砷为主,其毒性远低于无机砷,每天食用量在20克以下不会存在安全风险。

  人工冬虫夏草未来走势如何?

众所周知,中药材考究的是道地性,橘生淮南为橘,生淮北为枳。对于人工冬虫夏草,刘昕揭示3个问题:冬虫夏草的发育形成过程,离开特定的青藏高原生态环境,尤其是寄主昆虫食物结构改变和生长发育周期显著缩短,如何保证人工冬虫夏草的品质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品质一致?如何保证人工冬虫夏草的药性和药效不变?如何保证人工冬虫夏草的活性成分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活性成分一致?

刘昕强调,如果商家声称人工冬虫夏草品质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一致,或者人工冬虫夏草品质超越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或者声称人工冬虫夏草作为一种中药材,或者声称人工冬虫夏草可作为与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中药材的替代品,则需要按照国家卫计委中药新药研发申报的相关规定,并严格遵循中药新药研发申报程序,对人工冬虫夏草产品开展系统的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Ⅰ—Ⅳ期)、药效学对比试验、人体耐受性试验及进行临床等效性研究试验进行审批。如果没有通过国家卫计委中药新药审批,人工冬虫夏草既不能声称品质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品质一致,亦不能声称人工冬虫夏草可作为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中药材的替代品。

业内有专家认为,随着人工冬虫夏草产业化投放市场,公众对冬虫夏草药用价值的疑惑和不信任可能成为一种趋势。多年来,青海、西藏等虫草产区地方政府及农牧民对发展人工冬虫夏草持坚决反对态度,担心正常的冬虫夏草市场被扰乱,担心对冬虫夏草品质的不信任引发市场崩溃。

对于人工冬虫夏草的未来走势,有专家预测,或许会步人工移植人参、移植花旗参与野生人参、野生西洋参价格形成巨大落差的后尘;或者类似印尼及马来西亚闻名于世的野生洞燕燕窝,自从发展人工屋燕产业化后,燕窝市场价从天价掉到每公斤几千元;或者出现像中科院竹荪人工驯化培育成功30多年,其价格一直不及野生竹荪1/10且销路惨淡的境况。

  冬虫夏草科学研究知多少?

冬虫夏草产业的有序发展,离不开科研支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近年来,国家加大了有关冬虫夏草相关课题的项目和资金扶持力度。在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中有关冬虫夏草的项目赫然在列:自2007年开始至今,由西藏自治区科技厅组织,中山大学、西藏农牧学院等科研院所承担了“西藏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利用关键技术研究及示范”等多个项目,课题包括“蝠蛾属昆虫种质选育技术体系研究与示范”“冬虫夏草孕育工程的技术体系研究及示范”“冬虫夏草蝠蛾属昆虫种质原位育种牧虫的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等。其中,“冬虫夏草原位孕育的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冬虫夏草孕育工程的技术体系研究及示范”等多个项目已通过验收。

据了解,通过科技创新帮扶青藏高原贫困人口提升自我发展能力,成为刘昕创新团队的强烈愿望。为此,2006年及2012年,刘昕创新团队先后在西藏色季拉山海拔4156米的冬虫夏草适生地建立了中山大学青藏高原特色资源科学工作站和青海玉树治多县海拔4650米的高寒草甸建立了冬虫夏草孕育工程示范基地,零距离开展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发展基础理论和关键技术研究,先后承担了国家“十一五”“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和国务院扶贫办等有关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利用的研究任务,取得了多项研究成果。

刘昕所带领的研究团队发现了冬虫夏草菌与寄主昆虫、高寒草甸植物之间存在的跨界共生现象,创造性建立了寄主昆虫牧虫工程和冬虫夏草孕育工程技术体系,解决了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发展的寄主昆虫种子源问题。在冬虫夏草孕育工程示范基地,采收冬虫夏草最高记录达到了每平方米11条,而通常高寒草甸分布不足每亩1条,冬虫夏草主产区丰产地最高不足每亩5—7条;钩蝠蛾种子园土壤中寄主昆虫钩蝠蛾幼虫种群密度达每平方米211头,而通常高寒草甸土壤中钩蝠蛾幼虫密度不足每平方米1—4头。通过恢复冬虫夏草适生地生态系统,使生物多样性形成良性循环,有效促进青藏高原冬虫夏草资源的可持续发展并保证了冬虫夏草保持道地性品质。时任广东省省委书记汪洋曾盛赞刘昕研发团队“坚持高原搞科研,结合扶贫有突破,可敬可佩”。时任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范小建连续多年赴科学工作站考察,也给予高度评价。范小建表示,作为高寒牧区最具特色的生物资源,虫草面临分布范围萎缩、资源蕴藏量急剧下降的局面。而刘昕团队在青海玉树治多县海拔4650米的地方建立的200亩草场示范站,连续几年在基地采集虫草的产量是当地产量的5—7倍。这表明刘昕团队多年来的研究,为青藏高原虫草这一特殊资源和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科学的支撑。

刘昕强调,冬虫夏草是维系青藏高原农牧民生计的命根子,其产业发展最重要的是要有可持续性。冬虫夏草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研究涉及面广,涉及真菌、昆虫、气候、土壤、植物等多领域,对其研究一定要以科学为支撑。本报记者  王薇

  快评

有关虫草的争论此起彼伏。在网络上输入“冬虫夏草”,便有3.5万条相关信息汹涌而来。满天飞的不实言词,不仅严重干扰了我国冬虫夏草产业的有序发展,同时也较大损害了青藏高原藏东和藏东北高寒牧区依靠采挖冬虫夏草赖以生存的农牧民的经济利益。对贫困地区的农牧民而言,每年一到两个月的虫草采挖收入,成为他们一年主要的收入来源。

其实,对于虫草的功能性和可持续性等相关研究,近年来我国一直未中断过,并在持续加强,在国家“十一五”“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中均能找到冬虫夏草的身影。在采访中,专家不仅肯定了虫草作为一种特色药用资源的功能性和安全性,也一再强调其作为一种特色药用资源的道地性。而我国科研团队经过多年栉风沐雨而落地的科研项目,让产量较高的原位孕育形成的冬虫夏草较好地保留了道地性。

如何让媒体和公众了解冬虫夏草的真实面目,同时理性看待和消费冬虫夏草产品,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以更好地保护冬虫夏草这一我国传统特色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虫草产品”有哪些?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保健食品分会理事长刘昕介绍,市场俗称的“虫草产品”大致分为3类。

第一类:发酵虫草菌粉

第一类是统称为“发酵虫草菌粉”的、通过菌丝体工业发酵的产品。例如,以蝙蝠蛾拟青霉为菌种发酵生产的“金水宝胶囊”,以虫草头孢为菌种发酵生产的“宁心宝胶囊”,以一种被毛孢属为菌种发酵生产的“至灵胶囊”等。这类产品既不属于冬虫夏草替代产品,也不是中国被毛孢工业发酵产品。“百令胶囊”是最早投入市场的由冬虫夏草分离获得的中国被毛孢工业发酵产品(命名为蝙蝠蛾被毛孢,形态及分子证据显示该菌为中国被毛孢的同种异名),以总氨基酸>20%,其中酪氨酸>2.0%、赖氨酸>5.5%、组氨酸>2.8%、精氨酸>7.0%,作为产品质量标准。

从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新鲜冬虫夏草中分离中国被毛孢的技术门槛不高,微生物实验室都能做到,生产菌丝体工业发酵产品的深层发酵或菌丝体固体培养工艺相关技术都非常成熟。1988年迄今,国内有4个生产企业通过国家卫计委新药审批,获准生产“发酵虫草菌粉”。

第二类:人工冬虫夏草

第二类是人工冬虫夏草。通过人工饲料饲养冬虫夏草寄主昆虫侵染中国被毛孢发育形成人工冬虫夏草,其技术并不复杂亦不新鲜,不少研究机构多年前已在实验室培育成功。由于对发展仿生中药材市场前景不乐观,许多团队放弃项目研究及产业化运作。

早在2007年,中山大学西部特色资源创新研究团队在仿生菌丝体固体培养以及钩蝠蛾大龄幼虫中接种中国被毛孢,获得与天然菌物形态完全一致的人工冬虫夏草。研究发现,人工饲料饲养钩蝠蛾昆虫世代繁育品种种质退化问题是一道很难逾越的门槛。目前,人工冬虫夏草的培育,需要在青藏高原采集大量寄主昆虫虫种,对高寒草甸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利用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不可忽视。由于人工冬虫夏草培育过程寄主昆虫生长发育生境和食物结构发生重大改变,钩蝠蛾幼虫生长发育周期显著缩短,从自然环境生长发育需要历时3—5年缩短为不足1年。尤其是钩蝠蛾幼虫采用人工侵染中国被毛孢,罹病幼虫出现虫菌体并发育形成冬虫夏草,整个过程生境发生重大改变,不可避免影响人工冬虫夏草的品质、药性和药效。

第三类:自然生长的冬虫夏草

第三类是青藏高原自然环境生长的冬虫夏草。冬虫夏草是青藏高原一张靓丽的名片,是高原上蓝天、白云、雪山、草地千古演化、孕育而生的一个精灵。有关统计数据表明,作为高寒牧区最具特色的生物资源,冬虫夏草具有重要的药用和经济价值,对青藏高原农牧民增收和经济社会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采集冬虫夏草已成为青藏高原高寒牧区农牧民的主要经济收益来源。青藏高原高寒草甸冬虫夏草资源能否可持续发展,直接关系到青藏高原高寒牧区农牧民的生计和经济社会发展。为维护冬虫夏草资源的健康、可持续发展和青藏高原农牧民的经济利益,冬虫夏草资源可持续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赞 (0)

打赏作者打赏本站

声明: 本文由( 阳光虫草 )原创编译,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s://cnsun.cc/2016/05/04/085208.html

市场真真假假 公众心理恐慌 冬虫夏草之惑何解?:目前有1 条留言

  1. 该评论为私密评论

    2018-10-09 上午6:44 [回复]

发表评论

滋补品报价


是否私密

内容搬家服务

滋补品内容搬家和制作